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131-6340-5251

1962年周恩来总理视察齐齐哈尔

来源:齐齐哈尔市政协文史资料第27辑

转自:文史与学习

【编者按】今年3月5日是周恩来总理诞辰120周年纪念日。1962年,周恩来总理曾经视察齐齐哈尔,卜奎大地留下了周总理的光辉足迹。今天,本平台刊发周恩来总理视察齐齐哈尔的纪念文章,以表达齐齐哈尔人民对周总理的无限怀念。周恩来,这个光荣、不朽的名字永远铭记在齐齐哈尔人民心中!

 

1962年,三年困难时期刚过,蒋介石集团在美国的支持和鼓动下,疯狂地为窜犯沿海地区进行战争动员和军事部署,我国面临着十分严峻的政治经济形势。为了统一全党的思想,增强全国人民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勇气,中共中央召开了7000人干部大会。会后,周恩来总理检查战备工作到齐齐哈尔视察。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让人无法忘怀,深深地留在齐齐哈尔人民的记忆中。

1962年,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视察北钢

 

  1962年6月20日,天空格外晴朗。黑龙江省委书记处书记李剑白带领嫩江地委第二书记孙子源,嫩江地委书记处书记薛兰斌,齐齐哈尔市委第一书记张立信,齐齐哈尔市委第二书记谢励,齐齐哈尔市委书记处书记、市长章林,市委常委、市委候补书记、副市长孙韬等同志,驱车来到位于工业重镇富拉尔基区的黑龙江省物资储备局第二储备处(黑龙江省储备物资管理局二三二处)铁路专用线旁迎接周恩来总理。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专列就停靠在这里。上午9点多钟,全国妇联副主席、周恩来总理夫人邓颖超和国家第三机械工业部孙志远部长已用过了早餐,正在站台上散步。总理呢?邓颖超看出了大家的心思,解释说:“你们都来了。恩来就是这个习惯,10点准会下车的。”如果说世界上真有不知疲倦的人,那就是我们的周总理了。孙志远部长讲,总理的生活习惯,不论在北京还是在外地视察,都是夜以继日地工作,每天都工作到次日凌晨两三点钟,第二天早上9点起床、洗漱,早餐后10点又开始工作。

  上午10时许,周总理走下专列,同迎候的黑龙江省、嫩江地委、齐齐哈尔市的领导一一握手。紧接着,不顾旅途的劳累,直接乘车前往中国第一重型机械厂视察。在重机厂,厂党委书记杨殿奎陪同总理视察了一、三、四、五车间。当总理看过水压机等大型设备和井式热处理炉后,非常高兴地称赞:“重机厂反映了我们国家的工业化水平。”

  总理到重机厂视察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全厂。工人们听说周总理来了,正在车间视察,都纷纷兴高采烈地聚集在总理视察的车间外面,等候着总理。总理走出车间后,一边挥手向大家致意,一边健步走到工人中间,人群中立即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十五车间铣工宗桂兰抱着女儿安杰去厂幼儿园,她从人群后面也往前挤,也要亲眼看看总理。总理连忙分开人群,走到宗桂兰跟前,与她紧紧握手。小姑娘笑着向总理招着小手,总理也微笑着用左手抱住了小女孩,亲切地贴贴小安杰的脸。“你家几口人啊?”“四口。”“你和你爱人都是干什么的啊?”“都是铣工。”周总理说:“这不很好嘛!”宗桂兰万分激动,喊了一声:“总理!”随即热泪涌出了眼眶,掌声又雷鸣般地响起来。大家围拢到宗桂兰身边,纷纷和她握手,“这是总理握过的手”,工人们七嘴八舌地说。4岁的小安杰也被人们在头上传来传去、抱来抱去。周总理每到一处,都深入到工人群众之中,不放过任何一个接触人民群众的机会,热情地同工人谈话,询问了解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

怎样既能满足大家的迫切心愿,又能保证不出半点差错呢?据孙韬回忆,我们都有一个心愿:既要保证总理的绝对安全,又要想方设法地把总理的生活安排好,以表达一下齐齐哈尔人民对总理的深情厚意。经过反复商量,决定让工人群众在工厂大门内的道路两侧列队等候。找来一辆苏制嘎斯——六九吉普车,拆去车篷,请总理坐着这辆“敞篷车”同工人群众见面。总理虽然同意乘车,但执意不肯坐下,而是在司机旁的座位前一直站着。在工人群众欢呼雀跃的声浪中,总理频频向大家挥手致意。

离开了重机厂,总理一行又紧接着视察了北满钢厂的一、二、四车间。

北满钢厂(齐齐哈尔钢厂)党委副书记陈溪和锻压车间党总支书记高岩、生产副主任王柏龄在车间大门口,怀着激动喜悦又有点忐忑的心情静候着。来了!一辆小轿车向他们驶来了。当轿车离车间大门还有二三十米时却停下了。当大家正迷惑不解时,周总理已从车上下来,微笑着向大家走来,在场的人赶忙迎上前去和总理握手。相互问候之后,总理注视着高岩笑着说:“我发现东北有些重工业企业里,有不少女同志担任书记的,真好!”陈溪说:“我们一个最大的车间——轧钢车间的党总支书记也是一名女同志。”总理微笑说道:“是吗?!那很好。”接着,王柏龄向总理汇报生产情况。总理边走边听边问。他连续不断、深究到底地问得非常具体;又十分和蔼可亲,拉家常似的,很随便。大家也就不拘束了,都觉得总理如同是一位可以无话不谈的亲人。刚刚接触到周总理,大家就醒悟到刚才总理为什么离大门那么远就下车了。

工人们对总理说,看见周总理太高兴了。总理说,看见你们的干劲大也高兴。总理看完几个工段后,与车间同志握手告别。当他知道平炉车间的地点很近后,不肯坐车,对大家说:“那就走过去好了!”说完他转身迈开大步向平炉车间走去。平炉车间下三班的工人没有走,聚集在车间门口等候总理的到来。他们见总理走来,热烈鼓掌。总理连连挥手问候道:“同志们,你们好!”总理一踏上平炉工作平台,就直接走到人群中,和炼钢工人逐个握手:“你好!”“辛苦了!”一声声亲切地问候,温暖着每位炼钢工人的心。看到工人们聚拢过来,周总理就如同见到久别重逢的战友一样,和大家攀谈起来。总理问大家:“现在炼的是什么钢?”有人答:“矽六零。”“是代号?”“不,是钢种名称。”“你们知道这种钢是做什么用的吗?”人们可能还是有点紧张,竟一时无人回答。“唔?”总理随即对副厂长兼总工程师郝玉明说:“现在有的工厂的生产工人,不知道自己生产的产品是干什么用的,这怎么能把生产搞好,保证质量呢?要让工人们知道产品的用途、性能、作用。有的保密厂的产品用代号,对外保密是必要的,怎么对生产它的工人也保密?”总理转身看见邹恒言,就指着自己的鼻子风趣地说:“你对我,就不用保密了!”逗得大家一阵大笑。总理一席话,说得大家心里热乎乎的,一股欢乐的暖流,把总理和工人们的感情融合在一起了。

总理认真地倾听着邹恒言的汇报,还不时地提问。日理万机的总理对一个车间的生产情况,竟然了解得那样广,那样深,那样细,实在感人。而且总理又是那样的谦和,虚怀若谷,不时还“噢、噢!”地应答,好像是若有所思。周总理这种深入实际、相信群众、认真调查研究的优良作风多么值得我们学习啊!

总理从平炉车间出来,警卫人员对他说:“职工群众太多,都想看看您,上吉普车吧!”总理坐上敞篷吉普车,站在前座前。由于座位碍事,空隙小,他站不直,只得曲着身躯,抓住挡风玻璃架,勉强地站着。总理两只脚不断地交替轮换位置,实在别扭费劲。吉普车启动时,平炉车间的职工们鼓掌欢送。总理环顾四周,不断挥手,再三说:“同志们再见!”“同志们请回!”当吉普车沿着厂中央大道,向轧钢、热处理冷拔两车间徐徐行进时,顿时出现了群情激动、热烈欢送的场面:分列在道路两旁的职工们欢腾雀跃,一双双手使劲地鼓掌,一张张欢欣喜悦的笑脸仰望着总理。总理在欢呼声中,频频向两边职工群众挥手,不断大声问候:“同志们,你们好!”“同志们辛苦了!”“耽误大家吃饭了!”“大家快回去吃饭吧!”。

吉普车在轧钢车间门口停下时,聚集在这里静侯总理的职工群众更多,鼓掌更加热烈,欢送的气氛达到了高潮。总理下车,在原地绕了一周,向大家挥手致意,向同志们问好,并反复劝说:“快回去吧!”“快回去吃饭吧!”他又低声对在场的地方领导说:“快让同志们去吃饭!”之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钢厂。

中午,总理视察了位于富拉尔基区的红岸公园。总理一行10多人缓缓地向公园走来,当走到公园门口时,总理停住了脚步,他似乎觉得这个公园有些稀奇,怎么没有卖票的和把门的呢?总理环视着,好像在寻找什么。接着,总理发现了有个挎着背兜的女同志,便作了一个手势让随行人员过来向售票员买票。陪同的领导解释说:“视察工作就不用买票了吧。”可总理执意坚持要买票。“是周总理!”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售票员毕玉娟仔细一看,果真是周总理,就是刚才坚持买票进公园的那位首长。由于刚才紧张敬畏而不敢靠前,没能看清总理那熟悉而亲切的面容,毕玉娟他们几个人就情不自禁地围拢过来。周总理亲切地挥手向大家致意:“同志们好!”毕玉娟他们激动了,异口同声地用发颤的声音喊:“总理好!”当时是票价3分钱一张,总理坚持交了1元钱门票,才和大家一起走进了红岸公园。

入夏时节,红岸公园里百花盛开,百鸟争鸣。奔流不息地嫩江船来帆往,一派自然和谐的风光。总理夸赞说:“很好,很好嘛!还有一条大江。”看到东岸那边有竹编的长廊、凉亭,绿色的围栏,红色的棚顶,在娇阳下光彩夺目。总理用手指了指说:“江东景致非常好,公园里面树少。公园是什么时候建的?”富拉尔基区委第一书记王树田答到:“1956年才建的。是的,公园树少,设施也少一些。”总理深情地鼓励说:“时间不长,慢慢来嘛!现在我们还处在困难时期,一切都会好转的。”如今,富拉尔基区政府在总理视察红岸公园观望嫩江的位置树立了“周恩来总理观江处”石碑。

    总理不但相信群众,而且处处以普通劳动者的姿态出现。总理到齐齐哈尔市政府第二招待所时(市第二招待所前身是市专家招待所,亦称红岸宾馆),快下午2点了。迎宾服务员李淑珍和朱桂君(市第一招待所职工)见总理要走进来,俩人同时拉开红铜拉手的大门。总理却收住了脚步,而且向后退了一步,将双手向前一摊,诙谐地说:“我也有手嘛,可以自己开门。”服务员只好把已经要开开的两扇门再度关上,总理自己拉开了左边的门进了宾馆。

1962年3月14日,中央下发了《关于厉行节约的紧急规定》,也叫厉行节约12条,周总理在工作中带头执行。他在齐齐哈尔视察期间,真正做到了要求下面做的事,自己首先做到;不准下边做的事,自己坚决不做。周总理一到齐齐哈尔市,便明确规定:生活标准必须控制在1元5角以内,不得超过标准。总理的保健医生曾告诉我们后勤部门,总理特别辛苦,要尽可能地让总理多摄入热量,可总理坚持标准,只用四菜一汤。中午,总理在市第二招待所一楼餐厅用餐,两荤两素,不能过油。四人一桌,共7桌。孙世忠厨师长和李成芳厨师上灶,总理吃饭前习惯先喝汤,除了每人一碗鸡蛋黄瓜片汤,每人一碗豆腐脑外,每桌还有三个用六寸鱼池盘子盛的菜。服务员端上主食大米饭时,总理说:“有饭吃就行喽。”当上了两个菜时,总理说:“菜够了。”第三个菜是一盘红烧小鲫鱼。军转干部、市政府专家工作科科长兼市专家招待所所长(市第二招待所所长)蔡新生发自肺腑地说:“总理能来几回啊,为了让总理吃得好一点,营养多一点,我事先派食堂采购员傅作霖到嫩江鱼亮子买来些小鲫鱼。豆腐脑是我请我母亲于凤英到食堂,我亲眼看着做的。”周总理看见鱼上来了,严肃地说:“菜太多,超标准了。”不肯吃。坐在同一桌的张立信急忙解释,菜是按标准做的,并细算一笔账,加上这盘菜才三个菜,不会超过1元5角的伙食标准。总理确信没有超标准后,这才肯动筷,并且一再嘱咐,再不许加菜了。管理员刘登峻回忆说,总理来那天,大厅里的昙花开了十多朵。总理用过的饭碗服务员都竞相传看,里面一个饭粒都没剩,就是那么节俭。

用完午餐,总理到楼前散步,他看见有几个年青人都穿着一样制式的蓝色便装,就向他们打招呼,叫他们过来,和他们握手。“你们是公安啊?还是解放军啊?”在场的战士笑而不答。然后,周总理在红岸宾馆二楼204号房间稍事休息。下午3点半,从富拉尔基区乘汽车到北市区视察。在离开红岸宾馆时,厨师、服务员都统一着工作装,站成一排欢送总理,总理与他们逐一握手致谢话别。

总理驱车来到位于铁锋区的国营和平机器制造厂,视察了二0一车间、二0二车间、二0八车间,观看了工厂的军工产品,兴致勃勃地询问了各种产品的性能。下午4点多钟,周总理乘车进厂直奔大件加工车间。全厂立刻沸腾了:“周总理来了!”“总理来了!”人人都沉醉在喜悦和幸福之中。总理神采奕奕,健步向机台走来,在一位老工人身旁停住脚步。刘元义厂长向周总理介绍:“这是我们厂劳动模范夏彦祥同志。”周总理跨前一步握住夏师傅的手和蔼地问:“你工龄多少年了?”夏师傅回答:“三十五年了。”总理听后十分高兴,鼓励他说:“你为祖国建设做出了不少贡献,希望你培养好新一代。”热情的鼓励,殷切的期望,像一股暖流传遍了夏师傅全身,也温暖了周围的人们。周总理又来到车工王忠礼身边,和他唠起家常:“几级工了?生活好不好?”听了这亲切的话语,王忠礼感动得热泪盈眶,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是好,双手紧紧握着总理的手,只是连声说:“好!好!”

周总理要走出车间南门时,恰好碰见了车间统计员陆月华向车间走来。一看是周总理,正在犹豫之际,总理亲切招呼她到身边,和她聊起来。当总理听说她是江苏人时,热情地说:“咱们还是老乡嘛!”然后边走边问陆月华的工作、生活和学习情况。在装配车间,周总理走到孟昭林身边,问他工资多少了,家里几口人,生活怎样。孟昭林一一回答后,总理满意地笑了。亲切地和他握了握手。周总理又走到正在工作的检验员刘亚琴工作台前,亲切地询问她的工作情况。“你叫什么名字?”“刘亚琴。”“多大了?”“24岁。”“是几级工啊?”“四级。”这时总理看到刘亚琴身边还有其他同志,又猜测地问:“你当师傅了?”刘亚琴看到总理那慈祥的面容,会意的点了点头。“那你教几个徒弟呀?”“教两个了。”“好嘛!”总理现出高兴的神情,风趣而又幽默地说:“小小年纪,就带了两个徒弟,你对国家有贡献嘛!”周围的人群发出一片笑声。接着,总理指着旁边的一台光学仪器问刘亚琴:“这是做什么用的?”“是测量孔深直径用的。”“怎么用呢?”周总理又问。刘亚琴向总理简要地介绍了仪器名称和使用方法,总理听后十分满意,饶有兴趣儿地坐在刘亚琴检验用的铁凳子上,像一位老检验员一样对着仪器认真观察起来。摄影记者不失时机地拍下了这一令人难忘的场面,留下了永久的回忆。周总理站了起来,临行时,又亲切嘱咐刘亚琴:“检验工作是很重要的,要对国家负责,把好质量关。”这是党和人民的嘱托啊!检验员刘亚琴望着总理,牢记总理的重托,使劲地点头。

总理要离开和平厂了,他和工人们一一握手话别,然后坐上敞蓬汽车,向欢腾的人群挥手致意。这时汽车已徐徐开动了,工人们多想再看看总理一眼啊!周总理十分理解大家此时此刻的心情,又一次走下汽车,步行了30多米,与两旁的工人亲切握手,向后面的工人挥手致意。在陪同人员再三请求下,周总理才依依不舍地乘车离去。

周总理视察完和平厂,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市委领导担心总理太劳累身体吃不消,建议最后一个单位就别去了,可总理坚持要去,他说:“一定要去看一看那个出了‘两参、一改、三结合’经验,创造工人参加管理的发源地建华厂的职工们。”

下午5点40分,周总理来到了位于建华区的国营建华机械厂,直接到设计所院里的工厂产品陈列室。总理下车同厂党政领导、工程技术人员、驻厂军代表见面,总理正要与厂党委书记李在长握手时,李在长赶紧拱手作揖,遗憾地说:“我有肝炎,不能和总理握手了。”总理理解地笑了。设计所主任陈旭东一一对各种产品主要性能和作用进行了汇报,总理边看边问,亲切交谈,不时地指指点点。总理身穿白布衬衣,背带裤子,显得十分精神。从产品陈列室出来,总理还亲切地与陈旭东等部分工程技术人员合影留念。

走出产品陈列室,总理又穿上褪了色的中山装健步登上专用的敞篷吉普车。当陪同总理的国务院副秘书长兼总理办公室主任童小鹏,黑龙江省副省长卫之民,市委第一书记张立信,市委常委、副市长孙韬,建华厂厂长于一同志上车后,车队从建华厂西大门向南大门徐徐驶去,孙志远部长及其他领导的轿车纷纷紧随其后。下班都没回家的数千名建华厂职工等待着见总理,列队长达3华里。总理在车上,先是拍手鼓掌,后是挥手致意,面带笑容,车到那里,那里就掌声四起,欢声雷动。

已经将近晚7点,周总理才视察完工厂来到湖滨饭店。车门一开,周总理精神抖擞地走下来,看不出丝毫的倦意。他目光炯炯地审视着湖滨饭店,深沉地说:“好漂亮的宾馆,共有多少平方米?”因为事先已经听说周总理为抵制全国兴建楼堂馆所之风,在视察工作时已不住宾馆了,昨晚就是在火车上过的夜。所以,听到总理的这句话后,大家深知总理的话其实是批评,齐齐哈尔市委第二书记谢励赶紧回答说:“建筑面积12000平方米,共花了450万。”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已就此事向省委作了检讨。”总理听后,感慨地说道:“这也难怪你们,我们中央机关在北戴河就盖了不少楼堂馆所嘛。”这一番话是对下级作了批评,又为下级承担了责任。

在湖滨饭店楼前,大家纷纷要求请总理与地、市领导及国营大厂党委书记、厂长合影留念,总理欣然应允。大家把周总理和邓颖超围在一起,这时总理把谢励拉过去,站到他们俩中间,总理真是时刻把自己置于人民之中啊!随着快门的按动,留下了那珍贵而幸福的瞬间。

周总理在湖滨饭店104会议室听取了地、市领导的工作汇报。大家感觉到很轻松、很自然,一点拘谨感都没有。总理针对工农业生产、精简职工、压缩城市人口等问题作了重要讲话。最后,总理叮嘱大家:“我们国家现在还处在困难时期,大家一定要发扬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的精神,同舟共济,渡过难关。”听了总理的话,大家受到了深刻的教育和鼓舞,进一步增强了克服困难的信心和勇气。

晚上,在湖滨饭店一楼西侧大餐厅就餐时,仍是四菜一汤的标准。李成喜厨师主灶,牛世贵厨师上灶。同周总理、邓颖超一桌就餐的有省委书记处书记李剑白、嫩江地委第二书记孙子源、市委第一书记张立信等6人。张立信书记想请总理品尝一下齐齐哈尔生产的酒,并向总理推赞我们的北大仓酒赛茅台。这时,市政府交际处接待科长、湖滨饭店经理白宝达在旁也向总理介绍北大仓酒是按茅台工艺酿造的酱香型优质酒:“这酒是赶茅台的。”总理听后惊讶地说:“噢,这么好?那好,我买两瓶。”邓颖超付了酒钱,总理接过一瓶北大仓酒,对着正在用餐的三机部孙志远部长打手势:“老孙,你品尝一下,张立信说这酒赛茅台哩。”孙志远笑着品了一口北大仓酒。周总理问:“这酒怎么样啊?”孙志远咂摸咂摸嘴说:“这酒不错,确实不错。”总理爽快地说:“那好,你们带着以后喝嘛。”总理在齐齐哈尔只吃了两顿饭,始终是滴酒未进。周总理吃的主食是油丝饼,邓颖超碗里的菜吃不了,周总理很怕浪费,也吃了。吃完饭,服务员就端上来由厨师郑文龙制作的冰糕,总理吃过一个说:“这冰糕很好,你们再吃两个,钱我来付。”总理要求随行的工作人员把冰糕算到了1元5角的伙食标准之外,连大家吃的冰糕也付了钱。无论是在第二招待所,还是在湖滨饭店,总理就餐时从不让放桌布。他向大家语重心长地解释说:“我们国家目前经济还很困难,要厉行节约。招待外宾可以用桌布,自己吃饭,把桌子擦干净就可以嘛。这样可以节约大量的布,用来改善人民的生活。”

冯云杰是当时的湖滨饭店二楼服务员。据她回忆,她给总理放了一杯茶水就离开了房间。总理晚饭后在220号房间休息了大约有5分钟,因为还要去齐齐哈尔马戏团。按照总理的要求,他的房间备品一律使用清洗过的旧品,连卫生间的毛巾、香皂也不能放新的,香皂也是半块的。总理指示,国家现在困难,不能浪费,只要干净就行。冯云杰想,有这样与人民一道咬紧牙关共度难关的总理,我们还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呢?总理穿的灰色中山装,颜色都有些退色了;一双皮鞋也是半新的。她看见总理和大家有说有笑的走来,那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紧张的心情一扫而光。冯云杰不觉得是在迎接国家总理,倒象是在迎接久别的亲人。总理上了二楼,离冯云杰越来越近了,她还没有想好和总理说什么时,只听到一句略带方音的话语:“不用问,你是满族姑娘。”冯云杰怎么也没想到总理说这句话,“不,我不是满族。”冯云杰否认着。“不对吧?恐怕是你爸爸妈妈没告诉你,回家问问看。”接着总理和冯云杰唠起了家常:“你多大年纪?”“18岁了。”“有男朋友了吗?”总理关切地问。她脸一下子羞红了:“没有,我还小呢。”“好,好!要先立业,后成家嘛!”总理语重心长地说。冯云杰望着总理,使劲地点头,眼里浸满了泪花。陪同的市领导向总理介绍了冯云杰的工作情况,听到那些表扬夸赞的话,她真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看到总理露出满意的神情,心里是特别高兴。能得到总理的关怀,那是多么幸福啊!

  为了不影响总理休息、工作,服务员尽量少走动,坚守岗位。可是总理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接触群众的机会,主动与服务员交谈。当总理走向220房间时,发现杨天贞同志怕打扰自己,正躲在一个僻静处,便主动走近他,和他热情握手,勉励他要当好革命的镙丝钉。

  总理临走时,在二楼楼梯口握着冯云杰的手说:“谢谢你!小冯,你要好好努力工作,多学习,多进步。对了,回家可别忘了问你的爸爸妈妈,问后要告诉我嘛!”周总理这风趣幽默的话语,顿时引起一阵轻松愉快的笑声。这简直就像一位长辈在与孩子娓娓谈心啊!冯云杰心里暖暖的,她暗暗立下誓言:一定要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努力进步,一定要晚婚。后来,冯云杰把总理的话原原本本地讲给了父母,她父亲冯万歧惊奇地瞪大了眼睛:“总理,神人也。”原来长辈没告诉过她有满族血统。不过,冯云杰到现在也没弄明白,总理怎么会一眼就看出她是满族姑娘来呢。

周总理接见齐齐哈尔马戏团演员,与演员左玉晶握手。

 

  晚8点多钟,市人委俱乐部礼堂四周坐满了观众,齐齐哈尔市马戏团的演员们正在环形的场内做演出前的准备。这时,礼堂内气氛活跃起来了,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周总理来了!”“是周总理!”周总理在省、地、市领导的陪同下向正面的观众席走来。“都买票了吗?”张立信回答说:“都买票了。”“你们买票,我和小超也买票。”总理向现场的群众打着招呼。

马戏团的演员能为总理表演节目都觉得很荣幸,先后演出了大跳板、走大绳、踩钢丝、转碟、晃梯、蹬技和杂耍等十几个节目,郭素兰和左玉晶表演了《柔术》,也就是双人咬花。演员的精湛的技艺深深地吸引着周总理和邓颖超,总理饶有兴趣地观看了两个多小时表演,不时地鼓掌。演出结束了。总理走向演出场内,来到了演员中间,亲切地和他们一一握手,连声说道:“祝贺你们演出成功!大家辛苦了!”

总理又走到最小的演员、年仅11岁的左玉晶跟前,握着她的手,亲切地说:“你演得很好,要继续努力!”。总理接见完演员刚要离去,忽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这时,他转身健步走向乐队伴奏席。总理想得多么周到,又是多么善解人意啊!乐队的同志高兴得简直快跳了起来。周总理走到唢呐演员朱鹏举跟前,问他多大年纪了,并亲切和他握手。总理在热烈的掌声中一次次地向群众和演员招手致意,上千人的礼堂群情激奋,欢呼声此起彼伏,掌声如潮,一浪高过一浪,无不沉醉在这激动幸福之中,周总理和人民真是心连心啊!

 

总理在齐齐哈尔已经连续奔波了12个小时多,大家看总理这么辛苦,就再三请求他住在宾馆,好好休息休息。然而,总理执意不住宾馆,非要住在火车上。真想送总理上火车啊,但是大家还必须遵守中央关于“不许为中央领导人送行的规定”,谢励只得深情地握住总理和邓颖超的手说:“恩来同志,邓大姐,恕我不能送你们上火车了。”总理也紧紧地握住谢励的手,连声说:“应该,应该嘛!”就这样,在这细雨相随的夜晚,大家怀着无比崇敬、无比激动的心情,目送着总理和邓颖超乘的汽车渐渐地远去。

晚上10点多钟,连续12个小时多视察了四个大厂,接见了上万名群众,行程数百里,忙碌奔波了一整天,周总理冒雨回到了停在驻齐596部队专用线上的列车上。不曾休息,又听取等候在车上的余秋里、康世恩关于大庆会战情况的汇报。596部队政治处中尉干事王凌先负责值班,勤务连三排十一班战士王洪增和李金铭、张义、刘成吉、王兆云、周胜负责专列的七八个小时的警卫任务。午夜时分,总理还下车到距专用线站台100多米处的检查站值班室接了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同志从武汉打来的电话。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专列的窗口透出的灯光显得更明更亮。夜风习习,万籁俱静,已经是后半夜了,满天星斗在夜空中闪烁,星星都疲倦地眨着眼,而专列上总理的案头的灯光却一直亮着。这专列,这车灯,是那么明亮、那么辉煌、那么神圣,整个城市此时都已经进入温馨的梦乡,惟有我们的周总理,还在为人民呕心沥血地操劳着。

 

东方微曙,已显鱼肚白,专列的灯才渐渐地弱了下来。刚入睡不久的周总理又踏上了征程,10节车厢的专列又徐徐地向下一个视察地大庆驶去。

伟人之所以是伟人,就是细微点滴之间体现其高尚,普通平凡之处闪现其伟大。周总理视察了齐齐哈尔一天,连续工作的12个多小时,给齐齐哈尔人民留下的不仅仅是宝贵的精神财富,更重要的是立下了一座不朽的丰碑,永远地矗立在齐齐哈尔人民的心中。

 

(作者系齐齐哈尔市政协文史研究员、市纪委第六派出纪工委副书记)